'>

回到村里做社工

2018-09-24 03:19

原标题:回到村里做社工

????用祖父给的钥匙打开锁,从蛛网密布、杂草丛生的老宅里抓出8条蛇,赶走成群结队的老鼠,李俊回到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高桥镇唐家村,注册了楚雄第一个民办社会工作机构。

????过去3年里,他把唐家村5号那幢20多年无人居住的老宅变成了热闹的“儿童之家”。更早之前,他在专门从事社会工作服务的机构“云南连心社区服务照顾中心”工作过10年。因为感到“不能再无睹一些凋敝乡村中的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他辞职回到了村里。

????2013年,民政部开始在边远贫困地区、边疆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实施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支持计划,为农村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留守老人和受灾人员开展社会工作服务。2013年以来,云南省民政厅累计选派了520名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到30多个县开展服务。

????上个月,一部被认为是中国“第一部出现社工角色”的电影《米花之味》上映时,一群在省会昆明参加社会工作实务能力提升培训班的社工,集体到电影院观看了这部影片。电影放完,这些观众没着急散场,七嘴八舌讨论了起来。他们太熟悉片中那些场景,那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工作。

????和片中的社工一样,这些年轻人大多是回到家乡从事社会工作。其中有不少是大学毕业生,走出大山后又回到大山里,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申请慈善资金项目等,从事着关爱保护留守儿童、救助帮扶贫困群众的工作,成了中国减贫事业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眼前的家乡变得陌生了

????那部电影里的社工是一个编着一头小辫的时髦小青年,村中讨论公共事务或村民遇到困难时刻,都有他出场。

????这位发型很“摇滚”的社工,原型是云南省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源心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专职社工李小菲。

????不同的是,李小菲是个姑娘,头发黝黑,发型一点也不“摇滚”。

????受“连心”选派,大学毕业的李小菲回到了家乡沧源县,进驻距离镇政府12公里、与缅甸接壤的勐董镇刀董村,为这个佤族村寨提供社工服务。

????与李小菲一起的,还有当过两年代课教师的陈江龙。两人都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学的都是汉语言文学专业。

????尽管此前他们都不了解什么是社会工作,但读过大学、见过世面、同为佤族的他们,有了回村工作的天然条件。

????最初的工作并不顺利。虽然是县妇联帮助选的点,但他们进村以后,由于不了解社工是干什么的,村干部并没有把他们当回事,将他们安排在村小的瓦房里居住,窗户没有玻璃,陈江龙只能自己用捡来的木板一点点修理。他们去孩子和老人家里做家访时,村委会总是派一名武装干事跟着。

????从昆明冶金专科学校毕业的赵莲杏,学的是工程测量与监理,因找不到“成就感”,她辞掉了干了一年的测量工作,应聘为“连心”的社工,回到家乡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在大矣勒村开展社工工作。

????村里的老人很喜欢赵莲杏来串门,但他们认为她是闲得无聊。村民们好多年没见过长期待在村里的年轻人,各种猜疑都出现了,有人以为他们是政府安排来扶贫的,有的以为是随便来看看村民家情况的。有人甚至对社工表现出了相当的排斥。

????而且,当这些年轻人饱含着对家乡的热爱、怀揣着改变家乡的情怀回到家乡时,却发现他们眼前的家乡变得陌生了:

????大多数村民外出打工了,村里弥漫着一种清冷的气氛;一些靠打工攒钱盖的新房空着;七八十岁的老人每天扛着农具下田;村中有老人去世,却找不到几个青壮年来送葬。

????年轻的社工们开始思考许多问题,比如,“乡村是谁的乡村?”“乡村的发展要依靠谁?”“我在乡村发展中能做什么?”“社工与其他农村工作者有什么不同?”

????在刀董村社工站工作时,虽然离自己家不远,但陈江龙和李小菲都坚持住在村里。

????由于村里大部分蔬菜只能从外面购买,每次回家,陈江龙都要买不少蔬菜和肉,把汽车行李箱塞得满满的。“社工的岗位就在村里。”他解释,虽然回到了家乡,但不等于早上进村工作,下午下班后出村回家。一线的社工,就是要驻扎在村里,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才能与服务对象建立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