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河远上“夜语”凝

2018-08-19 21:09

原标题:黄河远上“夜语”凝


???

三月的最后一天,让人黯然神伤!就在愚人节的前一天,老天真是开了个大玩笑——雷达先生驾鹤远去。

晴天霹雳!早上九点十九分还和先生微信聊天,说他的新书《雷达观潮》,还谈及给我散文集作序的事,还问了一些事……问及先生的身体,他说,这几天不舒服,休息休息就好了!下午我应邀参加一个活动,室内燥热,心情烦躁,有点心神不宁。翻手机微信时,忽然发现朋友圈有关先生去世的消息,不由打了个激灵!怎么会呢?真不敢相信!上午还和先生微信聊天,不会是假消息吧?我在惴惴不安中,反复核实信息。还是难以相信,于是我试着拨通了先生的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我是雷容(先生之子)。当我问及情况时,那头回答是真的。我一时怔在那里的,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只是喃喃低语,不可能!不可能!

嘈杂声终于惊醒了我,急忙回到坐席,打开一瓶酒,向着京城的方向,连祭三杯,算是对先生的聊以安慰!再看朋友圈,瞬间布满了有关雷达先生的讯息,我来不及细看。和报社沟通后,走进一个安静的小屋开始写有关先生仙逝的新闻稿。一边写,一边回忆与先生相处的枝枝节节。

认识先生源于他来兰州参加省文学院的一个活动。其间,午餐过后先生在宾馆院内小憩时,我走近他。先生招手我坐他旁边,聊起了甘肃的文学还有一些文学之外的事。随后,我们在活动中几次相遇,未曾想先生竟然记住了我。尤其是这些年,先生无论和我聊天还是电话时,他一再提醒我:还是写散文或者评论,你没时间和精力去写小说,集中力量好好把散文和评论写好,多读书,好好写。

先生亦师亦友,每逢节日总会短信或微信发来祝福的话语,出版新书也总是相赠。我在报纸副刊上编辑了他写的《皋兰夜语》《新阳镇》《费家营》《黄河远上》《梦回祁连》等一组有关甘肃、或者西部的散文力作,由于篇幅所限,删改时总会惶恐地告知先生。可他总是说,我理解,没事的,你看着删吧!有几次,作品刊出后,他打来电话说,我的好多朋友看到了,反响不错!

今年春节前,有天上午值完夜班的我正梦周公,忽然电话响了,一看是先生的,马上接起,先生欣喜地告诉我,看到人民日报上刊发你的《雪落黄河》了,还有你的文学评论,不错,有长进,好好写。明天把《黄河远上》给你快递!我一时紧张得不知说什么,连声感激,并问了先生的身体状况,他说还好。没过几天,书到了,我给先生回了电话致谢。他说,你看完写篇评论,以后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公司你的路向评论发展,或许更好!等着看!春节和元宵节时,又收到了先生的祝福信息。作为文学界的一位德高望重的师长,他的悉心让人不得不由衷钦佩。

身高为范,德高为师。这些年和先生的交往,受益匪浅。在文学界,“雷达”一直是勇猛而不老的标志。在长达40年的文学批评工作中,他始终保持着敏锐而精准的判断力,活跃在文学现场,以灵敏的触角见证着当代文学的发展。只要有先生的评论或力作,我总是会好好学习。他的作品凝练厚重,他的学识敦厚深渊。先生留给我们学习的不仅仅是作品,更重的是人品。

斯人已去,空留悲恸。滨河路上花盛开,人间四月芳菲悲。

长歌当哭,痛定思痛。万千思绪,此刻失语。

黄河远去,先生永存!梦回祁连,且听新阳镇上声戚戚。